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轩窗

已梳妆,相顾无言,惟有墨三行。闻得足音泡茶去,明月叹,情谊长。

 
 
 

日志

 
 

(原)今天杜甫为什么很“忙”  

2012-03-27 21:49:35|  分类: 教学反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杜甫为什么很“忙”                    

                     ——谈谈“恶搞”杜甫的背后

                                     小轩窗

其实,杜甫在2012年会忙一些是可以预料到的,这倒不是预言家的预言,而是时代形势的需要。早在去年年底,和杜甫出生地居住地以及留下他墨宝的相关地方就开始了策划纪念杜甫诞辰1300年的活动。有的发起诗赛,有的要搞展览,总之,这位生前寂寞孤苦的诗人,随着其诗文价值的挖掘,身份一步步显赫起来。这本不是坏事,既给他“名岂文章著”的疑问一个肯定的答复,也使他“官应老病休”“天地一沙鸥”的失落得到平抚和慰藉。虽然名头来得太晚,毕竟为人推崇是令人心底惬意的一件事。

可是没想到这些正统的纪念活动或不怎么为人广泛所知,或尚未正式拉开序幕之时,倒是头皮青青的孩子们的另类涂鸦将杜甫推上劲爆舞台。

 

话说在人教版语文必修课本中有这样一个配图:一脸肃穆的“诗圣”杜甫端坐在岩石上,迎风略抬头,形销骨立,面带忧郁,帽带飘扬。该配图由人物画大师蒋兆和先生(已故)绘制,定格为忧国忧民的经典形象。3月23日,一组在这幅画像基础上进行涂鸦“再创作”的图片开始在微博上疯传,诗圣成为再创造的“插图模特”第一人,从课本上马不停蹄地跑向网络。涂鸦图中的他时而手扛机枪,时而挥刀切瓜,时而身骑白马,时而脚踏摩托。随后有更多网友加入到“创作”活动中,于是杜甫或逛超市,或打篮球,或玩自拍,或成为变形金刚,或变身哈利波特,甚至李白也来客串帮忙……杜甫果然“忙”起来了。

于是媒体跟进,于是众人围观,于是七嘴八舌,有人气愤填膺,说“杜甫精神是我们民族的精神之光,我们决不允许诋毁杜甫形象”;有人莞尔一笑,说“杜甫本就有戏谑、调侃的精神”;有人冷嘲热讽,“学生们恨杜甫只是表象,他们真正痛恨的是机械的授课模式和死记硬背的功利教育”;有人忧心忡忡,说“恶搞古圣先贤以换取眼前的快意是跟昨天决裂,斩断子孙后代的文化根基”;有人期待续集,“接下来恶搞对象的顺序是李白、白居易、王昌龄、贺知章、苏东坡、王维、孟浩然、杜牧……你们赶快回家躲躲,不要出现在教科书里啦”……考虑到身份普通,沧海一小小粟,不会引领什么舆论潮流,小女子也弱弱地说上几句。

 

首先,从恶搞者中学生的角度看,部分赞成释放压力说,不认同仇恨杜甫说。学生们在穷尽想象的过程中,无疑能体会到一种放松和愉悦,这有助于减轻和释放应试教育带来的精神压力。这个有道理。可是不排除一些学生无所事事,对古诗文不感兴趣的情形,这时,给画像涂鸦仅仅是消遣,并无缓压的主观意图。曾看到有同学给鲁迅扎上小辫的,让祥林嫂长出胡子的,也有网友说他曾把邱少云画成穿山甲,把林黛玉画成母夜叉,绘画者一般或有点天赋,或有绘画基础,看到插图想改造一番,在语文老师的课堂不能吸引他的时候,自然就萌生了绘画的愿望,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谈不上缓解压力。我曾给一个爱改插图但学习成绩极差的同学说,无聊了,如果愿意,也可以画我,拿不拿给我看,或者给别人看,都可以;他倒不好意思了,倒尝试起背点课文了。高考必背古诗文64篇(首),其中初中50篇(首),杜甫诗为《春望》《望岳》《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高中14篇(首),杜甫诗为《登高》;加起来也就4首,还都是比较短的,何况由于古体诗歌的韵律特点,全文背下来也没什么难度,可远远没有同为必背篇章的《逍遥游》《离骚》(均为节选)难背。所以,说中学生仇恨杜甫,说他的诗要求背的多才恶搞他,是没有任何依据的。

我倒觉得,能恶搞的同学有创意。无论是什么出版物,都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人类的思想和文明历来都是在更替之中的,教材也一样,它被学生使用,固然主要是为传授知识传承文化而诞生,可是凭什么孩子们只能记录老师的权威讲解,而不能发挥自己的形象力进而有自己的解构方式呢?我所教的班上也有这样的同学,他们一定不会恶搞杜甫,但是他们几乎从不思考有关学科的知识,也没有什么爱好,他们的状况更令人担忧。也有的同学显然已经被抱惯了,不会自己走路了,一到讨论发言就发呆,也不听别人怎么说,只管抄讨论的结果,作文也是套话官话。大家愿意看到我们的孩子像木偶一样老实还是有点调皮闷骚好呢?在这样的年龄,一次恶作剧都不搞的同学,倒是不正常的了。河南省杜甫研究会副主席程韬光说:“我上网一看,不由笑起来:孩子们太有才了!甚至某种意义上说,对于扩大杜甫在现在学生中的了解度,以及让成年人回味杜甫的生平文章,都有种‘剑走偏锋’的积极作用。”程主席倒是可爱,其开明的言辞显示出包容的气度和胸襟。

再来从杜甫先生的角度看看。很多人说恶搞是要有底线的,甚至有人说恶搞“虽没破坏的 ‘主观恶意’,也会因拒绝而阻断历史的传承”。我觉得这位先生有些夸张了,也低估了杜甫作为伟大诗人的文化自信。杜甫虽有政治抱负,致力于“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却终究没被当权者赏识,其间有个人性格的原因,也有时代形势的原因。他不宽绰,却也过过逍遥自在的日子,不乏“庭前八月梨枣熟,一日上树能千回”的顽皮,不乏“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馀杯”的热情,有“高帝子孙尽隆准,龙种自与常人殊”的俗论,也有“囊空恐羞涩,留得一钱看”的自嘲,由他的大量诗句来看,这是个性情中人,是使人容易接近的随和之人,因此,若生于现代,他大概也会接受善意的画像拼装的。

至于诗圣的地位和名声,与李白等人的友谊亦可证明,他不是自以为是高高在上之人,何况当时并没有什么地位,稍有常识和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一个经过历史检验而确立了某方面地位的人,是不会因为几个孩童单纯的戏谑就被推翻的。有人说杜甫怀中坐着穿着暴露的女郎,损毁了诗人的形象,呵呵,诗人的情感是细腻的,他原本不是和尚,为何不可与女郎有着某种联系呢,何况是虚拟!

还是要说说绕不开的教育。学语文离不开朗读和背诵,在理解的基础上背诵记忆是学习语文提高语感的有效方法,也是传承优秀文化传统的方式之一。很多国家对于学习本国语言,是要开专门的朗读课的,比如美国,就没有专门的英语课,而是将其具体为阅读、写作、朗读、词汇练习等多种课程,如同我们的早读,他们也每天专门给出大声朗读的时间。因此,把孩子恶搞说成是背诵的过错,也是有失偏颇的。

不过语文课的现状确实不妙。新课标形势下的高中语文课本一共有21本,(不包括相应的读本)其中5本必修,用时1.25个学年,10个学分,选修5个系列16本书,鼓励学生选修其中4个模块,可获8个学分,当然学有余力的同学可以再选修。这些教材从文字运用到新闻知识,从先秦诸子到外国戏剧,可谓包罗万象。选编的初衷不错,扩大阅读量,利于学生的个性发展。可是有哪个学校是根据学生的真正兴趣走的?选编者太高估了语文老师的能力,也太忽视了高考的能量。必修5本书要在高二上学期的期中完成,相当于压缩了以前三年的课文与训练。而学校为了省事,通常是统一选修某几个自认为最接近高考的模块,这根本满足不了学生的兴趣需求。可是啊诸位,如此大的阅读量,每周平均只有5节正课,别说还要针对高考所作的训练了。在课堂上充分展开讨论,是要冒完不成进度的风险的。教师在课程和高考的双重标准下去授课,原本就不敢放开手脚,评价机制却是考试成绩,成绩要靠模拟训练得来,所以什么学分,只是应付一下,包括学生实践评价,都是统一答案,造假报上去的。至于语文教师的课堂是不是有人文性,是不是激发了学生的思维,是不是充满了对文字的感情,都是可以不论的。所以,我承认老师的授课形式让学生感觉无趣,有了恶搞诗圣的机会,但也确实事出有因。

但事情又不是单纯增加课时所能解决的。增加了语文课课时,不见得提高语文分数,但是其他的科目,可以依靠大量练习获得高分,因此,很多学校是舍语文而保其他的。

杜甫的《登高》一诗被誉为“古今七言律第一”,其中的名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不仅渗透着个人老病孤苦的愁绪,更有着忧国伤时的悲慨。他处境困窘、身份卑微却心忧天下,对这样一位诗人,恶搞确实不厚道。不过恶搞现在本是戏谑娱乐之称,再说早有渊源,也并非只针对杜先生一个,就像前几年恶搞小胖一样,本不值得大惊小怪的,一阵风就过去了。如果媒体多些理性,少点跟风,情形也会好一些。

至于涂鸦者的“寂寞”,那是谁都会遇到的,不过排遣的方式不同而已。

或者插图也与时俱进,形象再丰满些?似乎不是主要原因。不说吧。

相信吧,曾经寂寞的杜甫忙一忙不是坏事。再说,也不会一直忙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