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轩窗

已梳妆,相顾无言,惟有墨三行。闻得足音泡茶去,明月叹,情谊长。

 
 
 

日志

 
 

原)初识  

2012-06-29 22:02:31|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替我改诗,我帮你进步。

我是刚从正县级退休的。关系广,说得上话。

他说。

午间接前辈电话,去赴一个饭局。前辈是我非常信任的人,他在电话里说那人很喜欢诗词,想加入诗社,大家相识一下,还要来接我。我说正在做饭。他说那等你二十分钟。

于是到了一个叫做##山庄的酒楼。在这个三线城市,算得上较高档的。

我确定这个人是把诗词作为消遣的,这并无可厚非,我个人写诗多年,无甚成绩,也并不把写诗当做庄严肃穆的事;相反,这是很个人的事,是情感思绪的一个出口,一个绳头,和那些麻将桌上打牌的喜好没什么大区别;再者,不指望它带来功名利禄,不指望它抬高自己的身份;既然如此,写诗就要发乎真情,至少不能心口常抵牾。那么,在这个层面上交往之人也应真情相投。

这个人我不喜欢。

他显然不够诗人。

也见过善饮善劝之人,调侃之中见学识,觥筹之间有性情,明言喜金好权,奈何时运不逮,无贪腐之机,饮酒却是豪气冲天;这类人此次酒桌上就有,坦白可爱。也见过赧颜量小之人,言寡容淡,不善饮亦不劝人,虽沉闷亦无妨碍,且大多腹中有墨。还有或神情谦和或包容宽厚之士,言语不多但若绿色小菜,舒心熨帖。

但他言酷爱诗歌。我不喜,若酷爱就不会分不清格律与古风;亦不会下笔即老干体。

言及职务,音铿锵,屡重复。并单方达成交易。好笑。

问及组织部长,吾不知。他很吃惊:你不归组织部管?

我笑:那也可以不认识嘛,没什么业务关系。

正如我永远分不清车的产地和档次高低,对谁在领导广大群众建设和谐社会,各自又是哪枚螺丝钉,我从来记不住。若记住了某一位,一定像大街小巷传唱的流行歌中的副歌部分一样,是麦克支在耳边反复唱,硬挤进来的。

用餐时,窸窸窣窣连带吮吸吧唧,简直要人命。我太苛刻了,这是生活方式,跟写诗没关系的。

一老兄提议我回头送一本诗集给这个人,我更羞了。连序都懒得托人写、彩页没一张的几张纸,是难跟他的印有光辉履历上校军衔并某市常委并高官合影各处风光的著作相比的。

我深知,我三脚猫的功夫,改不了他的诗,也进不了步的。

更何况,就那么一说,谁真让你改了吗?

所以我一边笑:向你学习。心里一边有只手扇自己耳光。

 

(只是第一印象,如此写是否刻薄?他之言行,是否也是一种一家人不外气的坦白?此后看法若有转变,当及时纠正)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