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轩窗

已梳妆,相顾无言,惟有墨三行。闻得足音泡茶去,明月叹,情谊长。

 
 
 

日志

 
 

原)病痛与死亡  

2012-07-06 01:24:26|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过一道选择题:如果要你选择,病痛而亡和意外身亡,你选哪个?

有人说病痛会让亲人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也因有服侍的机会而减少内疚和遗憾的几率,如果病痛可以控制,即便受点罪,也还让人觉得家是一个完整的家,人是可以依赖的人。

有人说,意外虽然让人难以接受,但是对当事人来说不必遭受痛苦,对亲人来说,没有长期服侍的繁琐,也不必经历由痛苦到麻木的情感折磨,这样更爽快。

若在以前,我一定选择意外。而且我坚信我发生意外的几率很大。没有任何严密的推论。我并没有从事容易发生危险的行业,我平时处事很温和,自认为待人还算厚道,也不常去旅游,更没去冒险。但我就是觉得自己是要发生意外的,而且乐于接受这样的结局。

可是现在,生一生病并再走似乎也没什么。无非是多和医生交流了,管子针头会和我更亲密些。假设能在鬼门关前走一遭回来,似乎也是值得庆幸和自豪的一件事。且慢,设若真的全身布满管子,让先生、兄弟姊妹甚至妈妈和孩子,轮流替你梳头擦脸,换衣服洗身子,或者熬到亲人所雇来的护工对你像对待一个物件一样,面无表情地扔来翻去或吆来喝去的时候,若你灵魂有知,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主动走向死亡之路?看来,生病的意义也是在有痛感和心智尚存的情形下才能彰显。

佛教中人生八苦,其中就有病苦和死苦。

一片叶子落了,它会觉得苦吗?树又怎样想?一株草枯了,它会觉得痛吗?邻草会哭泣吗?一匹狼拖着一条露着白骨的腿,挨过了皑雪漫舞的冬天,终于活了下来,它会感到自豪吗?它的同伴会感到高兴吗?一只田鼠吃了拌着农药的种子,奄奄一息地走向虚无之时,它会不会后悔自己的贪吃?它的儿子会因此警惕起来吗?

如果说病苦是人类作为动物的一项普遍体验的话,死苦呢,人类有没有高出动物的一面?

据说一些动物,比如老虎,鹰隼等,在死亡之神到来的时候,会主动离开群体,独自选好地点,安宁而平和地等待。一方面是保存自己的尊严,一方面不干扰其他同类的生活秩序。

人类似乎要求的多一点。想要活得久,想要很多钱,想要很大的权,想要真心的爱,想要很多人记住他,想要一个体面的丧礼。

真是贪啊。

听到过一个四种马的佛教故事,把马和人分为相对应的四等:

第一种人听闻世间有无常变异的现象,生命有殒落生灭的情境,便能悚然警惕,奋起精进.努力创造崭新的生命。好比第一等良马,看到鞭影就知道向前奔跑,不必等到死亡的鞭子抽打在身上,而丧身失命后悔莫及。  
第二种人看到世间的花开花落,月圆月缺.看到生命的起起落落.无常侵逼,也能及时鞭策自己.不敢懈怠。好比第二等好马。鞭子才打在皮毛上,便知道放足驰骋。  
第三种人看到自己的亲族好友经历死亡的煎熬。肉身坏灭,看到颠沛困顿的人生,目睹骨肉离别的痛苦,才开始忧怖惊惧,善待生命。好比第三等庸马,非要受到鞭杖的切肤之痛.才能幡然省悟。  
而第四种人当自己病魔侵身,四大离散。如风前残烛的时候,才悔恨当初没有及时努力,在世上空走了一回,好比第四等驽马,受到彻骨彻髓的剧痛,才知道奔跑。然而。一切都为时过晚了。

我希望至少做到第二等。但是,我这篇杂乱的文是因了近些日一些相熟之人的事而引发的,显然属于第三种情形。

又安慰自己,看世间乱乱纷纷,谁人不是虫豸和驽马?谁人不如蚁蝼?在吵闹中走向集体死亡,在毁掉环境的同时毁掉自我,不也是一件快意的事吗?

因为问题明明还可以有第三个选项的:自取灭亡。

 

他们

G\H

他原本就很瘦,有着男孩子少有的白皮肤,鼻梁两侧有淡淡的雀斑;眼睛很大,一只眼的眼白略多,这使得他瞅人总是有惊诧和蔑视相混合的神情。他话很少,说一句话就要抿着嘴笑一下。这是他在我印象里的样子。是十七八岁的时光。后来他做了法官。

上午,见到现在的他,也许是听到我们到来的消息,他坐在床上,两腿半曲,一条胳膊搭在腿上,另一条扎着针的胳膊耷拉在腿边。皮肤和骨头简直分离的。脸色黄白寡淡,镜框后的眼神竭力要从茫然的状态回到专注的样子,然而实在是勉强了。说几句话就要喘一阵。

他是我高中同学,肺癌晚期。还没告诉他。他哥哥送我们出来,说大城市跑了不少,没希望了。

G\z

那时他皮肤黑黑,有着男孩子不多的尖嗓子,爱开玩笑,爱唱调子稍高点的歌曲。不过也爱发脾气,尤其是大家拿他和一个他喜欢的女孩子开玩笑的时候。他和我家孩子爸是初中同学,和我是高中同学。

后来我和同学们都不联系的时候,由于婆家和他家几乎是邻居,一年里总会见到他几次。他原本是局机关干部,但是部门不景气,觉得他似乎也是过得不滋润,说话渐渐隔膜了些。他的语气也渐渐有些愤懑无助,开始隔三差五地开玩笑似地求其他人为他找工作,令人有些无措起来。后来才知他房产五处,很有些资产的。

半个月前的一个夜晚,值夜班的他从梯子顶端由窗子跳进空空的仓库,而且喝了药。看来一心求死。未留下只言片语。

L\w

我家同楼道的邻居。急性肺炎感染。那日傍晚楼下排出花圈的时候,我很惊诧。见单元的玻璃门上贴着的讣告,才知是年龄和我相仿的女人。第二天楼长联合大家前去吊唁,见到灵堂前的照片,想辨认一下是否和我印象里的形象符合,灯光太昏暗,照片很小,孩子的哭声叫人心颤,对门邻居拉我逃也似地离开。

大家描述她的丈夫和孩子,我竟然没有什么印象。

D\Y

同学。乳腺癌中期。明日去北京化疗。

S\A

同学,淋巴癌。发现多年,我今日才听说。

w

老房子的后楼邻居。常常找老妈聊天的一个阿姨。今日闻听不在了。

L

学生,两月前车祸。走。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