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轩窗

已梳妆,相顾无言,惟有墨三行。闻得足音泡茶去,明月叹,情谊长。

 
 
 

日志

 
 

他们又如何  

2012-08-19 00:30:18|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又如何  

2012-08-19 00:2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字号 订阅

今日读到一文言片段,选文源自明代杨士奇的《东里集》,名曰《游东山记》,是记录他和隐士好友蒋隐溪及其子立恭出游东山一事,写于隐溪去世的第二年。其中造访老叟、道士“降跽”谢立恭和隐溪“指道旁冈麓”几节颇令人怦然。不禁想到苏子《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和归有光的《项脊轩志》,皆回顾亲友,文字简约而精当,寥寥数语勾出人物形态,而深情埋于其间。若“发函得诗,失笑喷饭满案”“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明年看花时索我于此’”,皆描态溢情,令人动容。

大类上所言,每读古文,无不关注作者及主人公行事之风,尤慕其率性而欢,或禀异之态,若庄周之妻亡而歌,阮籍之穷途而哭,嵇康之户内答繇,东坡之夜叩山石,左公之狱中斥徒,性情无不彰显。至于吴太伯之逃,伯夷不食周粟,许由洗耳,务光沉石,聂政荆轲赴死等等,更令吾侪扪心而思。然而近些时日,突觉忽视另一类人,不禁有问:他们又如何?

他们隐于主人之背后,或者谓之曰影子。他们大都无名,曰“童子”曰“仆从”曰“众人”,或执鞭牵马,或守门护院,或研墨打扇,或送水倒茶,他们跟在曾皙的身后“浴乎沂,风乎舞雩”,他们要在屈原的国殇里死上千年,他们要候在简陋的院子里等待吟诵着归去来兮的陶潜,哪怕后者已然潦倒不堪,他们要为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的苏轼及朋友收拾残局,还得为南渡中凄凄惨惨戚戚的清照斟酒铺床。。。。当其候在主人身后,闻嬉笑之声,听丝竹之音,观狂放之态,会作何想?他们之中有无心痒难耐而造次之辈?有无暗中立志翻身之人?他们的妻或夫以及儿女又如何立身处世?

如此想来,丝丝缕缕牵连不断,一些图景次第浮现,肩扛青砖的范喜良们,揭竿而起的陈胜,轿杆下的肩膀,爷娘牵扯的衣襟,卖炭的老翁,窗下苦读的范进,竟直至到我的乡邻我的朋友,还有,本人。显赫或隐逸,膏粱或布衣,若红花绿草乎?但身份之转化,赖于己,亦托于时。今之童子仆从众人与古时相比,有何异,其又若何?

虽情随事迁,“今之视昔”犹“后之视今”也!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