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轩窗

已梳妆,相顾无言,惟有墨三行。闻得足音泡茶去,明月叹,情谊长。

 
 
 

日志

 
 

我看志刚的诗  

2013-01-17 14:21:09|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志刚的诗 - 小轩窗 - 小轩窗

  

我看志刚的诗

 

小轩窗

 

志刚的笑

志刚叫我评他的诗,我却想先写他的笑。

在我眼里,志刚是大家。在传承和创新中国古典文化方面,他几乎是全才,诗书画印文兼治。他博古知今。于古,他访碑编册,写甲骨和我听都没听过的多种民族古文字;于今,他写铁血美评、随笔专栏和前卫新诗。观其文,读其诗,觉我难望其项背。

他供职于河南书画院,又任《中州诗词》美编,是我等草根诗人觉得高深的人物,但我并不因为其才大而敬畏,反觉亲切有加,无甚隔膜,我想这固然因了年龄的相近,更为重要的是他的笑容。

是大笑。眉额舒展,目焕神采,专注视人,口窦大开。其声朗,间杂一丝不过尔尔的豁然,一丝独我会心的得意;其色纯,是对人无比信任、毫不设防的孩童之净。令人顿觉云开天阔,日煦风爽,水碧山青,似撑舟任流,扫浊洗心,惬意无比。

有人说,一个独行时面含微笑的人,内心大都是善良而温存的。我更以为,一个能经常大笑且眼神清朗的诗人,不但善良,一定还是洒脱而诚挚的,有趣味的。

果不其然。

志刚的诗——真

观我手头《俺刚的诗》《郑志刚诗书画印》两个集子,仅就诗词来说,(书画印我不敢妄谈,尽管也很喜欢他的画,尤其是现代题材和传统水墨画法的结合之作,趣味横生)无论格律诗词还是新自由体,无不体现出一个字:真。林丛龙老师曾提出诗词鉴赏的三个标准:情真,味厚,格高。将情真列为首位,这一看法成为共识。不过,很多诗人为了追求格高,会夸饰一己之情,拔高诗的立意,造成虚浮的表象。志刚的诗绝少这种情形。且看他早些时候写的一七绝:

        心似禾田逢苦旱,眉如乱岭锁成团。

               天庭若有金钱雨,便趁三更下一盘。

此诗名曰《爱小钱》。起句写心焦渴,承句写有愁绪,缘何?末两句道出渊源:缺钱。“趁三更”因“我”此时未睡,他人不知不抢;“下一盘”谓适可而止,不贪,当然亦有“我自独得”之味。不装不掩,其率真坦诚跃然字间。再看:

        不尽台阶笑喘声,此身犹似泰山行。

                当年试问王之涣,鹳雀楼登第几层?

此诗题名《住六楼》,台阶“不尽”,“似泰山行”,累啊,喘啊,但是还“笑”,且不忘拿古人打趣,您不是“欲穷千里”要“更上一层”吗,您登了几层?看得是高远了,可是您累吗?自然也可以理解为:俺是累了,可是登得高才能看得远嘛,俺登得若比您高,是否见识也够多呀?您登楼写出名诗,俺是否该写出更好的诗呢?您瞧,其自嘲自解,蕴于诗内,趣味耐寻。

再来看看这首《己丑暮春,得游泰山,次韵老杜》

     岱岳盼年年,终得我来了。

         春风扫万阶,树树奔相晓。

         挥汗抹与云,歇足语共鸟。

         额痣玉皇顶,群峰笑我小。

前两联以泰山之迎写诗人之盼。透出年少者的无畏、兴奋与张狂。当初子美迎客“扫花径”,开“蓬门”,今泰山迎诗人规格之高、态之慷慨着实令杜子汗颜吧。接下来诗人的小心脏回到胸腔,“挥汗”“歇足”,与云、鸟对话,感受登山之艰辛与美景之抚慰。至尾联,诗人成了玉皇顶一粒痣,被群峰笑,真切地表达出折服于山之危之雄的感受,与首联逆折呼应,亦与老杜诗句“一览众山小”相映成趣。

志刚诗作之质朴情真,多体现在以活琐事为题材的诗上,如几首关于理发的诗,如《卜算子·婚宴》《菩萨蛮·炸酱面》《太常引·肚疼》等;也还很自然地表现在以亲情为题材的诗里,如给母亲的几首祝寿诗。《诉衷情》中“晨昏土里刨食,无尽织耕烹”和“依旧操劳,应子孙征”之句,《忆余杭》中“蒸馍擀面絮寒衣,村口送儿归”之句,无不描绘出母亲的勤劳慈爱。一句“应子孙征”,将母亲心甘情愿为儿女操劳、尽心尽责的伟大尽含其中,而诗人诗中问母亲小学辍学原因的“知是谁愆”之语与“为母把头梳”之行,复有“待得柳丝青,银丝能亦荣”之愿,真实地表达出对母亲的疼惜,愿躬身孝母和盼母以子荣的情感,读来令人感动。又如新诗《在麦地里拔草》尾段:

        在豫西北这个未名小村

        在麦地拔草的这个寻常午后

               我被麦苗搀扶着

               重新审视

               如稗草样

              普通而清新的

              母亲

              怎样一天天被岁月和我

              薅老薅瘦

在母亲年复一年劳作的田地里,麦苗可不正如儿女,搀扶着“我”?又同兄弟般地依偎着,簇拥着,默默凝视着这个照料着自己的女人,她是怎样“薅”草的 ,岁月和儿女就是怎样偷偷地“薅”去她亮丽的青春和娇嫩的皮肤的。“薅”字,这个豫北特有的表现“拔扯”动作的方言,似乎将母亲的动作无止尽地延续,定格母亲劳作的形象,又形象地写出时间消磨容颜的悄然无声却延绵永远,心疼,无奈,皆在诗中。

志刚的诗——奇

志刚诗的另一突出特点是“奇”,构思奇,譬喻奇。读其诗,常常会有奇思之作,妙喻之句,令人拍案叫好。此例繁多,不胜枚举。先看早年《冬雪》一诗:

          落雪郑州何太急,鹅毛鹤羽絮寒衣。

                    寒衣絮罢殷勤甚,养得枯枝树树肥。

诗中的雪简直是宠子的慈母,郑州即其子,母亲不仅怕儿寒,还怕儿孙营养不良,不停忙乎。“养”字将首句之“急”与第三句“殷勤”化为形态,冬日落雪的枯枝霎时变成了白胖可人的孩子,不落常人写雪之洁美的窠臼,新颖奇特。

再看《丁亥春夜乘郑开公交赴汴》一诗:

      吴刚俯看一瓢虫,拱破夜帷西向东。

           马路分歧叶纹似,明灯列队露珠同。

           莫将车当吞人蚁,已见汴无承运宫。

          太息吴刚自怜久,桂荫依旧已衰翁。

诗一开头即腾挪开去,将视角转给天上的吴刚。在吴刚看来,汽车似瓢虫,顶着夜色奔跑。马路像树叶的纹脉,两侧的路灯莹润如露。而颔联上句“莫将车当吞人蚁”,显示诗人思绪回转,口吻转换,似在告诉吴刚车载之人是来游览开封的,而下句的“已”说明人至开封,见此城了无昔日皇城之气象;尾联成了诗人叹息吴刚,日复一日的劳作消磨了后者的青春,使之不复有当初的意气,甚至久处于自怜中。诗以吴刚俯瞰开头,以诗人叹息吴刚结束,于情境时而旁观,时而回归,打得开,收得拢,构思妙,情味足。例子还有不少,如:

         且赊浓夜三生墨,敢拓华山云月昏。

                  ——《元韵寄范斌

         苍天定是贪杯盏,误泼春光作白霜。

                 ——《丙戌深秋桃园即景

         浓云醉倒飞檐上,惹得滇池更浪癫。

                       ——《大观楼独眺

         高梧侍月最痴久,月借露藤对泪潸。

                        ——《中秋山居

         秋声曾赋欧阳子,万米高空恨未闻。

                        ——《昆明夜飞郑州

再看一段新诗:

        要不是看在

                偏远、干燥、没人搭理的沙漠

               多年守护莫高窟的份上

               西湖镇难道不会

               像我们一样

              自己搭车

              去杭州吗

                         ——《西湖镇

作者显然将沙漠中一个叫西湖的镇子,当作了一个双肩担道义的侠女。这个女子居然就是杭州西湖的姐妹,只是因为要抚慰保护这一方蕴藏艺术瑰宝的沙漠之城,才搬家离开故乡来了这里。这样的譬喻,只有心灵异常敏感,思维非常活跃的人,才会想得出吧。再比如新诗《月亮不差钱》中的小节:

        对于月色

               我们是应该像商品房一样

               按平方购买的

              用人民币

              或者一生中的一沓光阴

              之所以现在这样

              能够免费沐浴清辉

              也许是因为

              我们可怜的一生实在太短

              而且

              月亮也不在乎那几个零用钱

我们闲暇时感知月色的美好,描绘月光的美妙,却很少想到拿用金钱或人生购买月辉来比喻月光如何值得珍惜。何止是月光,很多我们已经拥有的,可以免费享用的往往被我们忽视甚至挥霍践踏,比如空气、水和绿阴,比如爱和友谊。而这些事物的美好之处,也恰恰在于它们无法真正用货币购买或交换,自然它们“不在乎那几个零用钱”。人生的哲思与禅意,就这样被举重若轻地包含在如同调侃一样的几行字中。

还记得一首新诗《天上的花椒树》结尾:今儿偶尔瞅着面熟/就借着雨点会会乡亲。从天而降的,不是雨点,而是老家田畔花椒树上的花椒,因路面拓宽或硬化,它们的母亲被砍伐,它们踏上了逃亡之旅。这些将诗人当做乡亲的花椒,该是潜伏在诗人心底深处的精灵,该是时常出现在他爱吃的各种面中,随时与词语跃动在他的舌尖与笔下,令其表达滋味十足的吧!

还有新诗《热爱夏天的唯一理由》的结尾,印象也十分深刻。

“当然,你如果坚持不贡献/那就多穿点衣服/把夏天捂死算了。“捂死”的当然不是夏天,而是本应悦人心目的美丽,或者一段本该绽放的青春。我还觉得,“衣服”即束缚,即僵化的框框,亦或是某种旧观念,它们自然可以使一个人固步自封、暮气沉沉,甚至窒息而亡。志刚当不会笑我歪解吧。

志刚的诗——活

一曰炼字鲜活。

如《辛卯九月贱诞翌日偕老槐诗友游太行林虑山石板岩》:

        群山倩树蘸秋光,漫写轻涂遍野香。

                山月明知菊将老,仍揩夜夜一痕黄。

“倩”自然可以理解为靓丽,但是入句就平淡了。而若将它理解为另一义项“请”之意,意味则足。此一字,将群山与树拟人化,群山成了爱美的人,请求树儿装扮他。用什么装扮呢?接下来一个“蘸”字,逼真地描绘出漫山斑斓而又柔和的色调,又符合树形似毫的特点,自然就可以“漫写轻涂”来写上妆的过程了。更令人称道的是后两句,山月也痴情似地怜惜野菊,夜夜照亮那行将暗淡萎顿的蕊瓣。“揩”比“照”有动感,比“擦”温柔,比“拭”郑重,把月疼惜菊花,不辞辛劳地为她清理尘垢,以期能保持其鲜艳娇美的情形写活了。

    再如此句“枝思绿叶愁千片,雨舔青砖痒一宵”(《立春郑州夜雨》)中的“舔”和“痒”,极符合早春小雨的特点,细、密、柔。雨和青砖似恋人缠绵,又如伙伴嬉戏,我甚至疑心青砖这个愣头青(或者小丫头)会忍俊不禁大笑起来甚至翻身而起呢!

    此类典范还有“百年寒暑锄愁思”的“锄”,“绿原噙冷露,初月甩金裙”之“噙”和“甩”,“一夜牛毛皴万石”之“皴”,“微雨浑河夜”的“浑”,“馋雨嚼东城,西市夜筛初雪”之“嚼”和“筛”,等等,恕不再举。

二曰俗雅一炉。

志刚自幼熟读经书,少时临碑帖,习书法,对很多古字了如指掌;又访民俗,绘丹青,意会传统艺术之雅境,其诗自不乏古雅意韵。但其取材常跳出囹圄,深入生活的细枝末节,并用现代口语表述,诗词就常呈现出雅俗融汇的态势。有的记述俗务,且用俚语,却有自然清新之调;有的记文墨雅事,伴以用典,但不觉佶屈聱牙。此类情形在他创作的词曲中表现更突出。如《水调歌头》:

        华岳北峰望,飞鸟小芝麻。白云吞吐松翠,绝壁挂棉花。更有西天残照,  烂漫随风涂抹,鸡蛋碎稀巴。玉带渭河紧,欲绊窃山车。   南峰雄,西峰险,有仙家。料仙羡我,松荫安坐啖西瓜。品咂关中苍涩,尽享摩天滋味,骋目拨烟霞。来路重重累,忽觉薄如纱。

西天残照,云吞松翠,皆具古雅之意,“玉带”“骋目”“烟霞”“啖”亦是古人诗词常用词字,但其譬喻皆源自厨灶家居,如“芝麻”“棉花”“鸡蛋”,使得上阕所绘山河之美景变成火炉小烹,倍觉亲切有味;更有新词“山车”“摩天”,彰显时代特色,令下阕所抒轻快之绪有了丰富的依托。俗语入雅境,非但不觉突兀,反使读者如临其境,心有戚戚。

文已冗长,然意犹未尽,再录两首《沁园春》,词比俺的评述有滋味,看官可自品,故不赘言。曰:

         昨夜霜风,剥削枯枝,晃碎月明。叹高岗云倦,幽潭龙睡,孤亭冷落,牛宰羊烹。险恶江湖,凄凉世界,何处能分一碗羹?花生米,共酒茶一桌,想与惺惺。   凭谁唤醒雷霆,把滚滚春潮向我倾。用青桐引凤,醴泉招鹿,琴操流水,目闪银星。一夜之间,天翻地覆,恍若南柯枕上横。君知否,要人生万事,心态持平。

                 恕不相陪,我得回家,料理果蔬。看黄瓜入夏,坐胎多子;孕儿豆角,日见丰腴。红晕番茄,美髯玉米,眉去眼来水共鱼。千般爱,正雨柔风软,烦躁悉除。   转思为甚前途,便下四低三甘作奴。累腰椎突出,颈肩酸痛;形容憔悴,伉俪荒疏。细细思量,得难偿失,宁忘山松醉后扶!痴梦醒,筑草堂印上,亦足欢居。

 

老实说,志刚诗有两点我觉不足,一是某些诗用字生僻,含典多,影响理解;一是对现实民生关注不多,缺点厚重。前一点因我学识浅,总须查字典,不爽;后一点其实更是对我自己的希盼。艺无止境,况他还很年轻,且期待他更多佳作。

见识浅陋,品评浮泛,唯有态度真诚,志刚当会心,一笑。

                                 2013112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