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轩窗

已梳妆,相顾无言,惟有墨三行。闻得足音泡茶去,明月叹,情谊长。

 
 
 

日志

 
 

害怕周末  

2013-03-26 00:32:50|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周五晚上,我们都要开始一周的全面考试。我们需要在第一场监考时做卷子,再熟悉标准答案。两个半小时的监考结束,我们分工改卷子。因为语文卷难改,为保证不耽搁第二天下午评卷,必须再加班改一部分题。这两周我都是改到12点多。(去年冬天经常夜里11点多到家)第二天一早赶到学校,监考数学时再改一部分,数学考结束,我们再聚到一起合分、评价试题,交给课代表登记成绩。(其实这项也要求老师做)午饭后,短暂午睡,就开始评卷。高考一天天逼近,孩子们分外用心,下了课还经常围着问问题。口干舌燥地离开教室,算是松了口气。

这也不算什么。高三老师大都如此,班主任更辛苦。

难熬的是监考。规范的大考不能读书,不能频繁巡视,要前站后坐,还有巡视默不作声地从窗外走过。甚是无聊。不过没那么频繁。倒是这一周一次的周考,考得人心焦。

好几次,都觉得难过得要夺门而出。心疼那些孩子。

“此刻,又在监考。一边改卷。古诗文阅读和背写,阅读得分率很低。老实说,我来答也不见得多他们几分。而我,已有了四十年的人生阅历和二十多年的读书习惯。

“孩子们大都很听话,答得满满的,可就是得不了分。看着台下七十多个孩子埋头苦思的样子,我心疼而茫然。

“是谁,让他们如此劳累却很少有自信的喜悦?是谁,让他们个个鼻梁上架着眼镜,抬眼是木讷的表情?是谁,叫他们常常自责不够努力,对不住师长?

“‘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谁把学习变成了地狱般的服刑?”

以上是我在监考时流着泪写下的几行字。

我也有把卷子扯碎跑出校园的冲动。无怪乎毕业时卷子书本都被报复性地撕成碎片或化为灰烬啊。

我的孩子,刚刚初二,现在也经常11点睡觉,早上睡到6点就懊悔没背书。尽管我反对,但他们更听老师的,而他们新进的这个班的孩子,都更刻苦。我很担心他们的视力。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