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轩窗

已梳妆,相顾无言,惟有墨三行。闻得足音泡茶去,明月叹,情谊长。

 
 
 

日志

 
 

诗中有画味堪品  

2013-07-02 23:59:56|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中有画味堪品

                                                                          小轩窗

苏轼的《题蓝田烟雨图》评王维之诗画曰:味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摩诘是王维的字)此论为广大诗友奉为圭臬,固然因其精当地概括了王维的诗画融通的艺术特色,在我看来,更由于此评符合了诗歌语言表述的特点:形象描摹,这一点在写景诗上表现得尤为直接。

几年前,因迁新居,求得乔学圣老师山水画一幅。本人不懂画,但亦觉其境颇可用“静逸明秀”来形容,至今仍记画上题诗:疏林茅舍伴琴泉,云裳风诗醉青山;君若自觉身心累,此处即是桃花源。诗句并不拘泥律法,然其清逸之味,深得吾心,甚喜。乔先生尝语吾:写诗有境者,绘画亦入境,汝可一试。观近年乔先生的诗作,画面感更为突出。以其写四时之景诗为例:

咏春

万垄千畦绣毯青,村前村后放风筝。
湔裙少女桃溪笑,惊破枝头觅偶声。

万垄千畦绣毯青”,乃一远景渲染,田野绿茵如毯,垄畦交织如带,似乎由天女精心绣成,一派盎然春机跃然纸上;“村前村后”言范围之广,放风筝之事,大抵以孩子居多,可以想见活泼热闹之态,与上句清新之境相得益彰;如此怡然之时,怎少了花一般的少女呢?于是画面的主角出现在溪水边桃树下,她们在此洗衣湔裙,古代的一种风俗,指农历正月元日至月晦,女子洗衣于水边,以避灾祸,平安度过厄难,一边捶打揉搓衣服,一边调笑取乐。此时,画面是非常鲜明了,而结尾一句将人的活动延伸到大自然中,此刻,枝头的小鸟正在求偶谈情呢,它们被少女的清朗笑声惊动,从缠绵迷离的状态悻悻醒来,唧唧喳喳地飞走。您看,您的视线和思绪是不是跟着飞到了画面更深广的地方呢?

     再看诗人笔下的夏天:

酷暑

谦恭,

 夏日女郎

裤矮裙高吊带长,袒胸露背肚脐凉。

归真给力谁称最,不是爷们是俏娘。

第一首是群像图,有物有人,物是叶、花、草,犬、蝶、鸟;人是光腚顽童和摇扇翁媪。用“息、偃、谦恭”来描摹叶子花草在酷暑中的了无生机;用“睡、藏、不鸣”来表述犬蝶鸟的懒懒蔫蔫之态;而大热天得到冰棍儿,对孩子来说,真是乐事,所以他们“笑”;老头老太呢,摇着蒲扇赶跑追逐孙儿的蚊蝇,恰如电视镜头,真实可览。

第二首是亦是群像,但只是写一类人。裤、裙和吊带,简笔描出女郎们的着装,而几个形容词也极为精炼地说出装束的特点和穿在身上的状态。这大概是绘画中的速写了。简洁但有神韵。这也使得结尾的调侃显得自然有趣。

诗人笔下的秋冬也是寥寥几笔,神韵即现,且看下边的句子:

 

               风轻松落子,日暖水拍湾。《秋游登封》

苍耳粘衣紧,荻花抚面轻。《秋游郑州湿地公园》

虎啸龙嘘日色缁,新黄旧绿醉癫时。《秋末大风》

枫明竹暗柳绦黄,亭寂台空画舫凉。《初冬公园》

松子落地,悄无声息,故而“风轻”;水拍两岸,无大波澜,更觉“日暖”。苍耳在秋天刺才会密而硬,人触碰才会“沾衣紧”;而荻花将衰,乃轻轻抚面。大风骤起,则有龙虎之势;秋日枝头,方显新黄旧绿,方在凌厉之风中癫狂或惊慌。初冬之日,枫叶红而明,竹叶青却暗,而柳丝由绿转黄;空气冷清,故而少人来访,因此“亭寂”“台空”“画舫凉”。诗人用敏锐的观察力,捕捉季节的色彩,用精炼的词语准确勾勒,描出了一幅幅极为典型的季节画卷。

    《宣和画谱》中提到王维的诗句如“落花寂寂啼山鸟,杨柳青青渡水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之类,说是“皆所画也”。乔老师的写景诗,是否也给你“皆所画”之感呢?

     除写景外,乔先生另一类题材写得也较多,即叙事咏怀。无论是纯叙事,还是以咏怀为主,或是两者结合,也显现和流露出书画家特有的方式和情怀。如:
                                                                                   
五云山写生

笔蘸群山绿,墨调万花香。
日偏成画卷,一路笑声扬。

着一“蘸”字,一“调”字,仿佛群山之深浅绿在读者面前流转,万花之浓淡香在观者鼻前萦绕,两个绘画常用的动词入诗,诗也有了丰富意味。而第三句索性以景为画,吟出末句画中人的欢畅之情。也可认为诗人完成了画作,归去时满怀轻松喜悦。此时,自然与人,诗人与画,画与自然,俨然一体,给人以意犹未尽的感染,读者也被引入一个轻盈畅快的境地。再如:

             陪诸青年画友荷塘写生

款款群芳至,幽香戏碧潭。
俯身难辨认,安个是新莲?

此诗中,你道“安个是新莲”何指?各位画家难辨面前的荷花哪朵是新开的,还是画家中的女子倒影哪个更有新荷的风韵?恐怕要和首句“款款群芳”相联系再作判断,但无论何种情形,恐怕都给人以可感的视觉享受,也都流淌出画家的心泉。再看:

                赠诗友牛蕴

喜读格律册,馥郁赛杏花。

牧童推我笑,此处非酒家。

虽是赠诗,实则是读书之感。“馥郁”一词较“浓郁”更饱满更雍容,既切合所比对象杏花的属性,又可引出下文的酒香之喻;至于“牧童“来推醒沉醉诗中的作者,嗔笑“此处非酒家”,活脱脱将“遥指杏花村”转化为另一幕场景,叫人联想翩然,实在是非高明之笔难以描出的。

乔先生自己在博文《如何看画》中说:“每每看画展,总是先远而视之,后近而视之。远看其形势气象,近看其笔墨技巧。”其实品诗亦如此。只是可把“远”和“近”改为整体和局部,整体看结构,感其怀;局部品佳句妙词,赏韵味。乔先生的诗句中总有叫人涵咏的笔法,如“昨夜东风乱主张,冰肌撒落漫天霜”(《白玉兰》)、“清香更乱蜂蝶性,一路追车到酒家”(《游西峡途中》),也不乏引人深思的讽喻,如“”(《清明节》)、“我劝嫦娥双耳捂,油盐酱醋返人间”(《劝仙》),诸如此类,读者自可从诗中品得趣味。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